校內新聞

時事教育

全方位解讀十九大報告
請稍候...

內頁右側上廣告位

您現在的位置:冶金職業技術學院 >> 師生風采
我的寒假工

                        冶金分院  2014級電氣二班  李鑫亮 

時間滴滴答答,算起來我從北京回來已有兩個多月了,我想重新打開記憶這扇窗,與大家分享我的寒假生活。

學校定于一月八日放假,考完試我收拾了準備外出打工需要的行囊,與在石家莊的老鄉約好一月十一日準時出發進京,從涉縣去的還有一個同學張凱,他和我老鄉在高中時是同桌,我倆不曾謀面,在微信上互相寒暄了幾句就定于一月十一日凌晨五點縣城坐公交進京。在出發的那天,我姐決定駕車送我去邯鄲,我和張凱約在交通崗,沒想到這個戴著高度眼鏡、有著健碩肌肉的酷男竟成為我接下來工作四十多天最要好的伴友。

火車疾馳,睡了一路的我們也很快達到北京西站,老鄉把住宿的位置發給我們,我們背著大包,被子是用盛化肥用的袋子裝進去的,跌跌撞撞地尋找地鐵口,還好我們配合默契,我看行李,他擠著去買地鐵票,中途轉了兩次地鐵,還要坐一次公交(為找公交站翻了三個天橋),終于在下午六點到了目的地,天已蒙蒙黑了,是老鄉接的我們,住在郊區,還是一個四合院,一間屋子里住八個人,生著一個小火爐,點著一個估計有40瓦的白熾燈,桌子上凌亂地擺放著洗漱用品、飯盆、還有一些沒有瓶蓋的飲料,屋子里電線“四通八達”。還好涉縣老鄉居多,后來才知道住在院子里的這些人住宿是免費的,而住在外面生著暖氣的需要掏錢,還是涉縣人民能吃苦!跟著老鄉去街上吃了碗面,回來感覺好累,簡單鋪了下床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是被凍醒的,聽老鄉說又陸陸續續的來了八個人,也都是學生,都是河北人。我們這次干的工作是客房部,主管打掃房間。像我老鄉那樣原來干過的,老板直接安排他們上班,像我們這些連賓館都沒有見過的,只能從面試應聘開始,緊接著下午老板帶著我們六個學生坐了一個半小時的公交車到了那個酒店(新云南),一路上懷著忐忑的心情,從未面試過,我會被錄取嗎?來到酒店地下一層,老板讓我們靠著墻邊一字排開,等了會走出一位女領導,中等個,短頭發,戴著眼鏡,問我們哪個學校,專業情況,是否做過兼職,我們一一對答,最后令我吃驚的是她竟然說做客房很累的,只要三人,前邊三個大個收下了,我頓時喜出望外,我是站在第一個的,張凱就站在我后面,原來面試還流行這樣,像是跟抓壯丁似的。隨后她又說酒店很嚴格,像我們這種新手就是學會了也最多能給六間房間,一間11塊錢,一天才掙66塊錢,培訓需要十天,一天給50塊錢,那就是等到回家也掙不了幾個錢,還不如我暑假打工當保安、傳菜掙得多。另外一個選擇就是擦盤子,一天104塊,固定工資,我原本想做客房的,又換擦盤子,心里好糾結,最終我們三個人決定回去考慮考慮,第二天給回復,很掃興就回去了。

回到住宿地,與張凱商議,擦盤子比起做房要掙錢,但是總坐在固定位置重復固定的動作,實在沒勁。客房不同,聽老板說經理是嚇唬我們的,做好了又做得快是必定漲房的,過年房價為20元/間,而且賓館里住的是世界各地的人,可以和老外近距離接觸(后來才發現即使過了英語四級也聽不懂老外說的啥),這很有挑戰性呀!經過一番討論,我們最終決定去干客房,完全是一個嘗試。

第一天進新云南酒店,經理一人分配給我們一個師傅,分配給我的是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五、瘦骨嶙峋卻顯得異常矯健的大姐。她帶著我上了18層,當打開電梯間的木門時,驚呆了!太清幽了!各種燈光亮而不刺眼,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師傅拿著一張房卡打開一間房間,又驚呆了!踩著舒適的地毯,有整齊的床鋪,枕頭和被子放得格外別致,還有衛生間,淋浴間全部用玻璃封裝,各種毛巾擺放著,應不暇接!接下來師傅教我整床(因為得趕緊做房來不及細看),首先是撤布草,包括被罩、床單、枕套,還有衛生間用過的浴巾怎么收,然后干凈的床單怎么快而省勁地壓到床墊下,被子怎么裝進被罩里,枕頭怎么放,三巾(大浴、中巾、地巾)怎么折,心生佩服,師傅做了一遍,看著簡單做起來難,尤其是被子的邊與被罩的邊對不齊,枕頭壓不好、放不好,蹲下去,站起來,再蹲下去,再站起來,圍著床直打轉,心里甭提多著急,前邊是因為個高被錄取而興奮,現在是因為個高而腰疼(后來伙伴劉森貼了好久膏藥)。員工都是靠做房掙錢的,我也只會影響師傅業績,中午吃飯十分鐘,狼吞虎咽!吃完趕緊再去學。開始時我鋪好的床師傅撤了又撤,直說“不行”!當時用“熱鍋上的螞蟻”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有時無奈地會坐到地上直嘆氣,我重復地鋪床,重復地被撤,不過我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堅持一定會勝利”!最幸福的就是晚上七點鐘吃完飯回到更衣室,我和張凱爽朗的笑聲會充斥整個更衣室,會完全忘記一天的辛苦,忘記別人對我們的嘲笑,忘記我們還是過年跑出來掙錢不回家的學生!

回住宿地需要坐兩次公交車,也要一小時左右,張凱暈車,連續三天暈的厲害,早上坐車不暈,晚上下班坐車暈,那么強壯的人臉都白了,他說惡心的厲害,想吐。我提議坐地鐵,坐地鐵從酒店到住宿地需要7塊錢,而公交只要兩塊,他對比了一下,還是坐公交吧。我也每次坐到他對面,跟他聊天,逗他笑,互相調侃打發時間,他在網上搜索到吃橘子防暈車,于是買了兩斤橘子,每天兜里都揣一個,酒店有時候免費提供水果,我就多帶幾個回來給他吃,幸運地是坐了一段時間的公交車他也習慣了,暈車硬生生地就被他克服掉了,我也非常佩服他。

早晨是特別冷的,鬧鈴定在五點四十,臉露在外面都冷,甭提伸胳膊了,你可能會問不是還有一個小火爐嗎?小火爐在我們睡之前還著呢,半夜太冷沒人起來換火,煤球實在扛不住就熄滅了,到了早晨早已冰冷。想想是出來掙錢呢,咬咬牙坐起來趕緊穿衣服,穿上衣服就趕緊往公交站跑,趕五點五十五的車,坐上公交車就再睡,可是也睡不踏實,首先屁股挨著座就涼的不行,等暖熱了渾身又發抖,真想在公交車上披個被子睡(這是我們的共識)!從車上下來還是頂著月亮,高考后又體會到了披星戴月,呼嘯而凜冽的寒風肆意地狂虐,真體會到了風象一把刀劃在臉上的那種滋味,凍得都跟小雞似的,走路通常是不管用的,必須跑,來自張家口的強哥總是跑在第一個,后面是我,我后面是張凱,最后是劉森,現在想想那還是一道優美的風景線!

培訓期很快過去了,經理開始給我們分房,我們新手都是六間房,原來跟著師傅都是鋪床或者收拾衛生間,其余的一律不管,現在把我一個人放進去暈頭轉向,時常是拿了這件忘了那件,跑過來跑過去,跑得腳都疼,一天下來六間房都感覺好累,老師傅們都做15個,我們做六個,也是一塊下班,這樣我們可不知足。連續干了三天我們終于漲房了,又漲了兩間,八間房更吃力了,通常老師傅們忙到下午四點就沒活了,我有時候要到四點半,可見速度與效率的重要性了。做房不僅要快,還要好。每間房間都是需要主管檢查的,做不好就會被主管叫回來重新做,肯定要耽誤時間。記得有一次主管叫我回來重新整理房間,把每個角落都得擦到,高空玻璃要噴藥水用百潔布打,地面要全擦,來來回回,一個半小時過去了(正常速度半小時一間房),我急得滿頭大汗,心里真著急,可是急也沒有辦法,那天到中午一點只做了三間房,我都不好意思跟他們說。有時候因為被罩上有一點污垢就會把鋪好的床全掀了;因為一根頭發絲在枕套上,主管會把枕頭扔到地上;12個衣服架擺的順序不對會把你叫回來狂虐;因為少放了一瓶沐浴露會讓你“千里迢迢”跑回來送,不過現在想想,做到后來的12間房能滴水不漏也是練出來的,甚是欣慰。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自己開始干的第一天,沒看到房間“DND”牌,不小心敲了日本人的房間,被日本人投訴,當時覺得投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緊接著主管找我,客房部老大找我,從18層跑到地下一層辦公室,當時正是開會,滿屋子主管和經理,老大坐在中間訓斥我,當時就想,如果甩手一撇就走何不威風,面對這么多雙殘酷的目光,我還是忍了。韓信還受胯下之辱,何況我一個打工仔,當老大說我“你一個學生連這都做不了,還想出來做點事 ”時真是刺激了我。從那以后我也在客房部里出了名,現在都可以想到那些異樣的目光,不過我堅持了下去,我是去掙錢的,每個人都會犯錯誤,遇到錯誤就一蹶不振還不便宜了那些本來就看不起自己的人,鄧小平的“三起三落”一直激勵著我!

時間過得真快,馬上就要離開新云南了,現在都可以想到最后一天我干的最后一間房時的復雜心情,有欣喜、有自豪、還有不舍,我想把每一步做到位,也許那也是在新云南留下的最后一點足跡吧!臨走時,在酒店和主管、師傅、經理敬姐、還有一天能喝15瓶礦泉水的杜哥紛紛合影,我想把他們的面孔永遠留在心里。回到宿舍,桌子依然是那么狼藉,不過讓我想到了休班時我們三個人為了節省錢買泡面吃饅頭嘮嗑、半夜上廁所怕冷而硬憋一晚上早上互相調侃時的場景,寒酸但是都很高興。

 因為這是第一次過年不回家外出打工,家中有父母擔憂,常打電話問寒問暖,但通常都是報喜不報憂,過年也想起了家鄉的風俗,除夕那天家中長輩們歡聚一堂,大年初一上街跟德高望重的長輩拜年,雖然我沒回去,但是我在千里之外默默地祝福您們!

我想用筆記下那些點點滴滴,也許以后的以后某一天再翻看這些雜記時能為當初的自己豎起大拇指!

地址:河北邯鄲涉縣新天鐵公司內 聯系電話:0310-3885135 郵編:0564041
網站備案號:冀ICP備15018047號-1
信息產業部備案管理系統網址(www.miitbeian.gov.cn)
Copyright© 2015-2020 天津工業職業學院天鐵校區 版權所有 公安機關備案號:13040002158008

第三套人民币现在值多少钱